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之光

当下即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身在何处,心归何方:被剥夺感  

2013-03-04 20:18:48|  分类: 智慧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身在何处,心归何方:被剥夺感


 我有个外地的朋友,最近很崩溃,她打电话给我--老公逃跑了,扔下了她一个人。

在我的印象中,她一直是一个特别好的照顾者,朋友圈中有名的贤妻良母。去年孩子上大学去了外地,她把全副的精力从女儿身上转移到了老公身上。直到有一天老公忍无可忍,前几天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调离去了外地工作。她感到莫名惊诧,继而感到非常害怕。

她带着哭腔问我:我对他这么好,他为什么还要逃开我?!

我说:如果你不对他事无巨细地像个孩子似的照顾他,会怎么样?

她愣了楞,继而悲哀地叹道:那他就不会需要我了……如果他不需要我了,那我还有什么价值呢?

我问:那样的你……体会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
她终于哭出声:……那种感觉太难受了,就像走在大街上,你不知道自己是谁……很孤独很害怕……

我的朋友描述的是一种“内心的被剥夺感“――换句话说,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感觉。我知道我的这位朋友从小家里姐妹5人,她是老大,母亲身体不好,从小就被当作一个“小大人”来要求。她的四个妹妹基本上都是她一手带大,现在几个妹妹都很有出息。也许老天垂怜她早年的辛苦,给了她一个好老公,一个孝顺听话的女儿,她把家照顾料理得很好,一直都过得让我们很羡慕。现在女儿上大学走了,她仍然无微不至地将全部精力放在了老公身上,结果,老公承受不了这种过度地【被照顾】,感觉是一种【捆绑】,于是逃离到了外地。

可以看到,小时候,如果我们被期待为一个【照顾者】,长大后,这种身份的认同就会成为那个【我】,只有成为一个照顾者,【我】才是存在的,被重视的,被需要的,被爱的,否则,我就【不存在】。

同样的事情在生活中很常见。小时候,如果我们被看到的只是漂亮出众的外表,【我】就变成了【外表】的代名词。那么,长大后我们会过份在意外在的印象,比如外出非常在意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和印象,有些女性特别注重化妆,服饰,每次外出都到了很夸张的地步,比如我认识的一个女性,每次出门前要用好几个小时化妆。有些人整容上瘾,总觉得自己的脸部不够完美,今天做做鼻梁,明天做做下巴,过段时间又觉得额头太宽。反过来,过份在意自己的形象的人,对别人的形象也会过份在意和挑剔。比如有的人在择偶时,特别在意对方是否漂亮性感。这样的人会有这样一种自我的逻辑:如果我的外形不能吸引到别人的注意,那么,我是谁?

小时候,如果我们被看到的往往只是成绩,【我】就变成了成绩的代名词。长大后你会非常在意排名、业绩、成功等。这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,一个人的价值大多数时候也取决于他是否成功,是否第一,是否优秀,功成名就。这个逻辑是:如果我的成绩不优秀,我是谁?如果我的事业失败了,那么,我是谁?如果我的排名是倒数,那么,我是谁?成功了,我就是那个成功。失败了,我就是那个失败。如果失败达到无法承受时,我就成为那个无法承受之重――很多跳楼自杀的【优秀大学生】便是属于此类。

小时候,如果我们被看到的只是乖巧懂事听话,【我】就变成了【好孩子】的代名词。那么,长大后,我们很可能成为班里的好学生,三好生,成为单位里的老好人,老黄牛……如果有一天,我不是那个【好……】,那么,我是谁?了

小时候,如果我们被看到的只是柔弱多病的身体,【我】就变成了【病人】的代名词。那么,长大后,我们可能会经常生病,身体不好,无法照料好自己,总是需要有人来陪伴和照顾自己的生活,就像是离开了他人的照顾,我们就活不下去似的。这样的人会有这样一个逻辑:如果我不是那个【病人】,那个需要人照料的【柔弱者】,那么,我是谁?

如果我们小时候只被看到优点,那么,长大后,我们只能成为半个人:一个只能接受自己和他人的优点而排斥和抗拒缺点的人;如果我们小时候只被看到缺点,那么,长大后,我们别无选择地只能成为一个【充满缺点和毛病的受害者】:瘾君子、反社会人格障碍者、穷困潦倒的可怜人、受苦受难的家暴对象、倒霉蛋、受气包……如果我们完全被当作【透明人】,无论缺点还是优点什么都不被看到,不被关注到,那么,就意味着我们就【不存在】--那种感受,会潜伏在我们生命的最深最黑暗的底层,影响和控制着我们的生命,让我们无法感受生命的存在和喜悦--尽管你的外在一切安好。

被剥夺感,是一种无法找到自己的存在、只能以一种被期待的角色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感受。这个角色是一张戴在脸上的假面具,它可以被称作:三好生、照顾者、被照顾者、受害者、牺牲者、老好人、贤妻良母、好好先生、大明星、成功人士、疯狂英语导师、慢性病患者、网瘾症受害者、瘾君子……在这些角色的背后,是内在无法触摸的巨大空虚和恐惧,是一种不知身在何处,心归何方的茫然和惶惑的感觉。

被剥夺感,根源于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,被他人的种种不合理期待所塑造。不能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,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不能去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追求生活。而是不知不觉地由别人和社会对我们的塑造和约束,变成了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塑造和约束。当我们以为一切都是发自我们内心的选择和行动,实质上,我们并不知晓,大多数的选择都是我们无意识的认同他人和社会期待的结果。

换句话说,被剥夺内心真实感觉的人,没有活出自己,而是活出了别人,为别人的期待而活。在这个自我麻痹的过程中,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,越来越陌生。他们内心最有价值和创造力源泉的那部分――【真我】被剥夺了,只剩下一片悲凉的碎片和荒漠。

也许,在现实生活的感受中,你活得如此优秀,如此充实,如此自信;因为,你有身份,有名气,有成就,但是在你人生的某个阶段、某个时刻、某个场合、某个不太常的事件,这种内在的巨大空虚和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和仓惶感,会突如其来地入侵你的生命。就像我开头提到的那个朋友一样,无论你曾经多么成功,多么幸福,多么自信,当这个【被剥夺感】的伤口被撞开时,你都无法回避内心那种【找不到自己】的恐惧感。

这种被剥夺的感觉,只有通过接纳这种感受,观照这种感受,找回真实的自己,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,才能真正寻找到心灵的寄托和皈依。
















卡普曼三角戏剧:受害者-迫害者-拯救者

    

  昨晚,我和自己玩了一场卡普曼的三角游戏。下班后接到先生电话,说要和几个朋友吃饭,都是我认识的,问我要不要一起去?我想到有几张购物卡快要到期了,就说去商场买些东西,不去了。

晚上九点多,我提着重重的一堆东西走出商场,给先生电话,想问他能不能来接我。听电话里传出的声音,那边正喝得酣畅,显然是接不了我。天正下着雨,一时很难打到车,站在蒙蒙细雨中,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一会儿生气他为什么喝酒不能来接我,一会儿又气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就是不肯自己开车。在这种种恶劣的心情中,折磨了自己一个多小时,直到上了一辆的士。

的士向前开着,车厢里很安静,我突然意识到同样的事情似乎发生了好几次。

比如,明明知道这个时间在那个商场周围根本打不到车,可是还是这个时间去了这个商场,这样折腾已经好几回了。明明知道他晚上会喝酒,接不了我,可还是抱着幻想给他打电话,这种情况也已经好几回了。明明知道这样做是自找麻烦,知道还是这么去做,不是自讨苦吃吗?

  突然,卡普曼【三角戏剧】这个词,蹦出来浮现在我脑海中。

 

卡普曼三角戏剧:受害者-迫害者-拯救者

             卡普曼三角戏剧:受害者-迫害者-拯救者

  美国心理学家卡普曼发现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这样的三角戏剧:受害者-压迫者-拯救者。【迫害者】贬低别人,把别人看得较低下、不好。【拯救者】也是把别人看得较低下、不好,但他的方式是从较高的位置提供别人帮助,他相信“我必须帮助别人,因为他们不够好,无法帮助自己。而【受害者】则自认自己较低下、不好。有时受害者会寻求迫害者来眨抑自己,或是寻找拯救者提供帮助,而肯定自己“我无法靠自己来解决。”

在昨晚发生的事情中,当我很辛苦地提着一堆东西,站在雨中,渴望先生像平时一样来接我,这 时先生就被我当成那个幻想中的【拯救者】。

而当他因为自己的事情不能来时,先是失望,继而生气,瞬间我就变成了受害者;而他在【我的三角戏剧】中顿时变成了害得我这么沮丧这么生气的【迫害者】。

 

我设想,接下来,如果回到家我继续指责他,我就变成了一个【迫害者】;他如果很无辜很内疚,我可能又会感到过份而安慰他,摇身一变,我成了拯救者,而当他是一个受我情绪失控影响的受害者。

静下来想一想,其实只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,根本不值得生那么大的气。那是因为当时的我已经不自由主地深深陷入了这个【受害者-拯救者-迫害者】的三角戏剧中而无法觉察和自拔。 在这个游戏中,我既是一个受害者,又是一个迫害者,还是一个拯救者。在这个游戏中,其实并没有别人,只有我自己。没有什么受害者,迫害者和拯救者,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心理戏剧在雨中上演。

还好,在回到家之前,我已经看到了这个游戏,心情也就很自然地恢复了平静。

这个三角游戏,我们每个人,每一天,都在内心上演,但是没有人能够察觉我们可以同时身兼多职——变幻莫测,乐此不疲,上演着生活中的一幕又一幕的悲喜剧。

在生活中,每个人都不自觉地感受到这个三角游戏中的一种或两种角色,有的人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,比如陷入种种不幸的婚姻中的受害者,比如有拯救者情结的各种类型的助人者,比如动辄就指责抱怨要求别人的压迫者。只有当我们明白其实这个三角游戏中的三个角色其实都是自己时,才有可能走出这个游戏,减少生活中的痛苦和冲突,而做回真实的自己。

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这个游戏三角,上演这个戏剧的目的很简单,为了满足被爱的渴望。但是当发展成为一种痛苦的【强迫性重复】,形成不可自控的【施虐-自虐模式】,而导致心理或人格障碍的,就需要心理治疗的帮助。

在心理治疗中,个案会很长时间反反复复地在这个三个角色之间转换和呈现。通过治疗,个案最终会成功【回收】这个三个角色,而不是和治疗师再继续这个痛苦的游戏。即当他感受到自己是一个【受害者】时,不再把治疗师当作一个【拯救者】或【迫害者】;当他感受到自己是一个【拯救者】时,也不再把治疗师当作一个【受害者】;当他感受到自己是一个【迫害者】时,也不再把治疗师当作一个【受害者】,而是把治疗师和自己都看作一个真实而完整的人,既没有想象中【受害者】那般需要拯救和同情,也没有想象中的【拯救者】那般完美和全能,更没有想象中的【迫害者】那般苛刻和具有威胁性。

人生如戏,只不过这戏剧是出演在我们不知道的内心世界中。作为普通人,常常不自由主地过度入戏,或被各种关系卷入到他人的悲情戏剧中。我们要能够了解自己内心上演的种种无意识的戏剧,有能力从自己或他人的戏剧中走出来,否则,就会成为各种心理障碍和病态人格的温床。
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52eb9100100wnj3.html







测测你是否是工作狂


    工作,让人又爱又恨。上班的时候天天想休息,可离了它很多人又会觉得百无聊赖。还有一些人,生命中似乎已经离不开工作了,干起活来茶饭不思,停下来就会感到隐隐的内疚,你是这样的“工作狂”吗?

    “工作狂”听起来似乎是自讨苦吃,可最近发表在《心理学杂志》期刊上的一项研究指出,在工作节奏越来越快、家庭和办公室界限越来越模糊的今天,离不开工作的人不断增加。很多人并不是因为天生喜欢拼命,而仅仅是因为工作要求,不得不随时随地保持状态,最后,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    来自挪威卑尔根大学和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心理学家,对25个行业的1.2万名员工进行了测试,从情绪、忍耐力、问题等7个方面进行了评估,最终设计出一个“工作狂尺度表”,通过以下7个问题可以帮我们测定自己是否“工作狂”。

    1.你思考如何能腾出更多时间来工作。2.你工作的时间比自己预想的多得多。3.你为了减少内疚感、焦虑感、无助感和抑郁感而工作。4.别人让你减少工作量,但你置若罔闻。5.如果你被禁止工作,你会感到压力很大。6.你让工作优先于你的爱好、休闲活动和健身。7.你工作太多,已经对你的健康造成负面影响。

    按照“从不、很少、有时、经常、总是”的标准进行评分,如果有4项以上为“经常”或“总是”,那么你很可能沦为“工作狂”了。

    对于已经“中招”的人,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恐怕是要“逼”自己跳出来。首先,要学会发掘自己在工作之外的价值,比如通过与老人孩子在一起、做慈善义工等,转移注意力。其次,多和亲人朋友沟通,找出自己的优点,发现和培养一些爱好。最后,工作中多参与一些团队项目,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扛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