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之光

当下即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摘选自《无死的金刚心》  

2013-02-26 09:21:54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-雪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不对,你不能这样修。你要是一味强调警觉,你就会紧张,而紧张是禅定的大敌。你需要的不是警觉,而是放松,你的拳不要握那么紧好吗?瞧你,额头都出汗了。你太紧张了。你一定要放松,我叫你用正念来赶跑杂念,是为了叫你更好地禅修,可不是为了叫你紧张的。你一定要放松。你紧张的原因是你强调了警觉,就是说你观的力量过甚,影响了止的效果。这就叫喧宾夺主。你的“观”本是为了更好的“止”,但此刻你的“观”反倒破坏和影响了“止”。永远记住,止观之中,“止”是主导,“观”为辅助。你的心力要主要用于你心中跟你的自性无二无别的上师。要是你没有分别心和杂念,那观就变成了一丝警觉。当你的心过于紧张时,观的力量过强了,你就丢弃了你最核心的观修内容。因此,你一定要放松。你一定见过弹琴,那琴弦不可太紧,太紧则易断,你的紧张就是那琴弦太紧了。你一定要放松,但你的放松也要有度。你千万不要放松到懈怠和懒散的地步,因为琴弦太松时,琴师是弹不出调的。观得太紧,会损伤到止;观得太松,那分别心和昏沉就会乘虚而入。你一定要做到松中有紧,紧中有松,松紧适度。要是过于松懈,你的正念正知正思维就没有力量,就无法生起观照心和监督心,你就很容易流于散乱,流于昏沉,流于懈怠,流于懒散了。那情形,就像你握了一只麻雀,你握得过紧,会捏死麻雀;握得过松,麻雀就会脱手飞走。你就在那种松紧适度的状态下,安住于心中的种子字上深入禅定。



    那天,她的演讲非常精彩。她几乎将辩论变成了一次传道。现场气氛很是热烈。至今,我还记着她的演讲内容。记得,她是这样说的―― 

正因为我们的心被各种各样的分别心捆缚着,才得不到解脱。因为解脱的字面意思就是从那束缚中解放出来,所以,一定要放松。你只要做到真正的放松,再放松,你就会得到禅定。在这种状态下,你再观察那分别心的本质,你就会发现分别心跟世上任何一种事物一样,是没有自性的,它其实不是实有的。当你明白了这一点时,那分别心就会消于无际。你就这样一次次观察,一次次地消解生起的分别心。你甚至不用着意去对治,它只要生起,你就观察其自性,你就会在发现它了不可得后进入禅定。这便是般若波罗密的修法。那情形,很像渔家船上的鱼鹰。我们把你的真心比喻为船,再将那鱼鹰比喻为分别心。船一入海之后,鱼鹰虽然也会时时飞起,但它们飞呀飞呀,无论飞多高,无论飞多远,终究还是会落到船上的。就这样,我们只管将自己和专注系念于跟上师无分别的心中,任它那鱼鹰一样的分别心识去飞,只要我们明白那分别的本质,不去执著,那么所有的分别心便会消融于心中。因为无论怎样的分别心,究其实质,也是水中月、镜中花,觅其实质,是了不可得的。

本博将广告收入全部用于捐赠,主要捐给联合国粮食计划署,欢迎朋友点击右边栏和文章底部的图片广告。谢谢!    详情请见置顶文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